×

艺术品银行 | 骆芃芃:印记人生

来源:人民政协报   2022年01月13日 15时24分

ada15dab-b52c-4042-abfa-addbc141952820220111020753.jpg

骆芃芃: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艺术研究院篆刻院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博士生导师。中共十八大代表,国家艺术基金专家委员会委员,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人民政协报》(2022年01月11日 第 8 版) 记者 刘彤

    1980年,冬。

    这天清晨,位于北京市和平门外琉璃厂西街的荣宝斋来了一位年轻人,神情严肃。

    荣宝斋,取“以文会友,荣名为宝”雅意得名,其前身是1672年清康熙年间的“松竹斋”,以经营文房四宝为主。1950年公私合营,荣宝斋转型国有企业,其经营业务逐步拓展为文玩收藏、书画经营、文房用品、木版水印、装裱修复等,有“民间故宫”美誉。

    这位年轻人是位姑娘,戴着眼镜,利落的短发衬托着清瘦的脸庞,显得更加俊秀、文气。她来此的目的并不是买书画,而是参加篆刻专业考试。

  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篆刻算是一门冷门艺术,国内从事篆刻艺术的女性更是少之又少。

    考官出的题除了检验素描、写生之外,还要求在一方石头上刻出“傲雪”二字。

        全国政协委员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书画作品展中,骆芃芃的篆刻作品。

    一上午过去了,这位姑娘只刻了一个“傲”字。中午时分还没刻完,考官让她回家,她却恳请留下来把作品刻完。考官同意了。于是,直到下午5点多她才刻完了这两个字。

    考试结果公布了,这位姑娘一“刻”夺冠,被荣宝斋从30多名考生中选出。

    而这位姑娘,就是日后享誉海内外的中国女篆刻艺术家,被誉为“中国神刀女”的骆芃芃。

    ■ 热爱,刻骨铭心的艺术起航

    骆芃芃7岁那年,父亲抱着她刻了人生的第一方印“芃子”。

    “我父亲是个文人。曾在上海国立艺专学习西洋画,还在中学当过音乐教师,对绘画、篆刻都有涉猎。他们那一代文人,琴棋书画是必备的基本素质。”提起父亲,骆芃芃的语气中有依恋,也有崇拜。

    芃子,是父亲给骆芃芃起的小名。

    在父亲的熏陶和引导下,孩童时代的骆芃芃对印章表现出浓厚兴趣,时常还像模像样地拿着刻刀和石头刻印章。

    “我小时候最爱父亲的书房,他的书架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书,特别是用藏蓝色的布包一层层裹着的线装书,很吸引我。书房里弥漫着一股幽幽清香,应该就是我们常说的‘书香’吧。”骆芃芃回忆。

    那个年代,骆芃芃不迷恋唱歌、跳舞,或者好看的服装、首饰,却喜欢扎在故纸堆里。她从《故宫周刊》里学版画、看印谱,平时就拿着刻刀和石头临摹。

    骆芃芃笑着说:“当时谈不上专业,就是自己闲玩,但在街道社区已经小有名气,经常有同学、邻里亲朋找我刻印。”

    1980年,骆芃芃决定报考荣宝斋,并被顺利录取,正式走上篆刻艺术的道路。

    当年的她肯定不会想到,这一进门就是25年,成长与成就,欢笑与泪水,都在这里见证。

    荣宝斋处处体现着中国传统文化的元素,桌上摆的是笔墨纸砚和堆积的印章,古书井然,古画高悬。尤为重要的是,这里大师云集,骆芃芃得到了康殷、顿立夫、徐之谦、熊伯齐等数位老先生的指点。同时,骆芃芃还得到了中国当代书法巨匠、国学大师启功先生的关心和培养,令她终生难忘。

    通过不断提高篆刻技法和加强对传统文化的系统研学,加之自身天赋,在进入创作组的第3个月,骆芃芃作为最年轻的篆刻艺术家在荣宝斋挂上了“笔单”。

    “笔单”是行内话,意思是篆刻作品可以明码标价为顾客治印,是一种实力和影响力的象征。

    20世纪八九十年代,篆刻艺术受到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国家人民的厚爱,常被作为赠予外宾的礼物。骆芃芃的篆刻雄浑奔放,风格自成一体,很多海外客人慕名而来,专门订购她的印章。每年,骆芃芃都会接到大批订单。

    名气大了,但骆芃芃没有心浮气躁,而是更加沉淀内心,钻研技艺,遇到难刻的字反复练习,力求攻克难关。

    “熟能生巧。后来最忙的时候,我一天能刻十来方印,速度特别快。我的刀法、技艺突飞猛进,对文字和设计烂熟于心。”骆芃芃说。

    不知不觉中,她完成了从量的积累到质的变化。

    1984年,骆芃芃在一次和日本重要的篆刻社团笔会上现场治印交流。骆芃芃一挥而就,瞬间把一方“三木翠耿”的印章呈现在日方面前,立刻赢得满堂喝彩。日本同行当场赠予她“神刀女”的称号。

    机遇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1992年,骆芃芃成为大陆“敦煌古展”艺术团第一位被派往台湾举办书法篆刻展的成员。展览历时近半年之久,取得巨大成功。骆芃芃代表大陆为张学良夫妇、蒋经国夫妇、陈立夫先生刻制了姓名章。这件事情轰动了台湾。结束回来后,骆芃芃获得了“国宝级篆刻家”的美誉。

    此后,骆芃芃的艺术创作一发而不可收,她的技法更加炉火纯青,印章风格玉树临风,独树一帜;书法风格苍劲有力,人称“刀斧体”。

    1994年,骆芃芃调入荣宝斋出版社书法篆刻编辑部。这时,国内流行“出国热”,荣宝斋创作部的6位印人里有4位远赴日本,只剩下骆芃芃和一位老先生坚守,并一同调入出版社充实专业编辑力量。

    在出版社工作期间,骆芃芃主持和编辑了百部篆刻书法专业书籍,多次获得国家图书奖和编辑设计奖。编辑出版工作虽然烦琐,责任重大,却让她领略到技艺超群的大师们风格多样的作品原作,使其思想深度、文化厚度和理论水平进一步得到提升。

    而这一干,又是10年。

    回忆从事篆刻工作的种种过往,骆芃芃颇为感慨:“我们的印章一刻出来就是春秋战国和秦代时期的文字,还有诸子百家的名言,古典诗词,篆刻的过程就像是与先贤对话。这是个很奇妙的过程!不受时空限制,所以能让今天的年轻人乐此不疲。这难道不是一种力量吗?如果不是力量,那篆刻艺术怎么能穿越几千年还被这么多人喜欢?是不是很神奇?”话到动情处,骆芃芃的目光如孩子般纯真。

    骆芃芃说:“因为我是中国人,才能有机会接触并从事篆刻书法专业,才能全身心领略中国传统文化的美。”

    这就是刻骨铭心的热爱吧!

    ■ 结缘,让世界爱上“中国印”

    2021年7月1日,中国共产党迎来百年华诞。在全国政协机关一楼大厅,全国政协委员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书画作品展正在展出。

    作为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的骆芃芃有多件篆刻作品入展。用她自己的话说,入展作品选取了近几年她比较满意的。

    从业以来刻印近两万方,哪些作品令骆芃芃比较满意?

    骆芃芃揭晓“谜底”:其中应该有“治国理政”“一带一路”“摆脱贫困”和“之江新语”四件作品。

    时间退回到2014年。

    2014年10月8日,由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中国驻德国大使馆主办的习近平主席著作《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一卷多语种图书首发式在德国法兰克福举行。首发式上鲜明的篆刻主题标识大印——“治国理政”,作者正是骆芃芃。

    “接到这么重要的任务,我很兴奋。最重要的步骤是设计,单单设计印稿我自己就推翻了好几次。我希望刻出来的作品能给人一种浩然正气,朗朗乾坤之感。”此后,第二卷多语种图书首发式、第三卷英文版推介会上,都一直沿用骆芃芃篆刻的主题标识大印。

    2018年11月,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的习近平主席著作《摆脱贫困》《之江新语》西文版首发式,以及2019年4月,在北京举行的《习近平谈“一带一路”》英、法文版首发式上,由骆芃芃篆刻的主题标识大印再次展示在世人眼前。

    在全国政协委员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书画作品展中,骆芃芃将这四件作品都放大了20公分,并配上了印章原拓。在四件作品下方还展出了骆芃芃为助力抗疫所刻的“不忘初心”“白衣天使”等印章。

    在骆芃芃看来,篆刻已经成为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在当代的一种艺术表征。她一直尝试着通过创新构思将古典篆刻艺术和现代设计艺术完美融合,加速“中国印”走向全世界的步伐。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肆虐。骆芃芃为支援一线所有抗疫人士加油助力,精心篆刻了“天佑中华”“同舟共济”“平安是福”“白衣天使”等十几枚印章,创作了《众志成城》等多幅书法作品并将这些作品悉数拍卖,集资给湖北抗疫专款专用。

    彼时,骆芃芃结下的一段海外“篆刻情缘”,至今仍被津津乐道。

    2020年3月,骆芃芃受命为我国政府援法医疗物资外包装设计了一枚红色印章——寓意美好的凤凰和象征和平的鸽子飞翔在空,护佑着中法两国国旗,北京天坛和巴黎铁塔相互辉映。印章中央刻着两句话,一句是我国三国时期汉学家谯周的名言“千里同好,坚于金石”,另一句是法国大文豪雨果的名言“Unis nous vaincrons”,意为“团结定能胜利”。

    当我国政府援助法国医疗物资陆续抵达巴黎戴高乐机场,外包装上整整齐齐的印章图案十分醒目,立刻引起关注。两国媒体以多种方式转发报道,法国作曲家斯蒂芬·德尔普雷斯还专门创作了《〈中国国歌〉赋格曲》,表达对中国人民的感谢和情谊。

    骆芃芃想让世界爱上“中国印”,在长期赴国外讲学和艺术交流中,她始终不忘宣传中国篆刻:2006年赴意大利都灵举办“中国印文化艺术主题展”、2008年策划设计“金石永寿——中国第一届寿山石篆刻艺术展”在日本大阪美术馆展出、2012年在英国伦敦皇家艺术学院举办骆芃芃个人艺术展“‘中国印’的世界”……事实证明,艺术没有国界,艺术感染力在国际上是相通的。

    ■ 创新,融入时代的精神和色彩

    篆刻起源于3000多年前的殷商时代,兴盛于春秋战国时代。远古时期,两河流域、印度河流域、幼发拉底河流域等最早出现人类文明的地方也都发现了从形制到用途与印章非常相似的器物,上面刻有文字、图形、记号。

    骆芃芃说:“其他文明古国发现的这些器物目前只能作为一种历史记载不再使用。现在跟‘中国印’相似的还有欧洲人使用的族徽。但是,只有‘中国印’流传至今,并且使用在现实生活中。”

    2008年,是骆芃芃难忘的一年。

    这一年,北京奥运会会徽让全世界都知道了“中国印”。

    同年9月,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篆刻艺术院联合西泠印社,将“中国篆刻”作为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向联合国申报。

    作为申报项目负责人的骆芃芃,从组织申遗班底、撰写申报文本和视频脚本、通联全国各篆刻团体等,大小事物都由她整体策划落实。项目申报工作只有10多天准备时间,过程异常艰辛。比如,英文上的限制——“申遗”目的这一项在表述中必须控制在200个单词以内,多一个都不行。中国话表达篆刻可以说“方寸之间大千世界”,然而用英文却要说很多。

    骆芃芃记得,在申报工作完成那天,四天四夜没有休息的她终于回家了。然而,她开着车竟然找不到回家的路,来来回回绕了好多圈,最后只好把车停到了路边,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6点才醒……

    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一年后,喜报传来。2009年9月30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中国篆刻”列入了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这让中国篆刻的国际知名度大大提升,在世界人民心中打开了一个新视野,对篆刻艺术发展影响巨大。

    一边守护着老祖宗留下的传统,另一边,骆芃芃又开始思考古老的篆刻艺术在新时代背景下如何转型。

    中国的传统文化自古有很强的相融性,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篆刻艺术从古至今,实用性和艺术性始终共生共存。随着时代变迁,实用性逐步减退,如何让篆刻艺术有更广阔的生存空间?

    近些年,骆芃芃尝试把篆刻艺术与现实生活相结合,策划书斋式展览、庭院式展览、博物馆式展览,将篆刻印在茶壶、瓷器、邮票、建筑上,用新颖的形式展现中国篆刻艺术的魅力,推动“中国印”从艺术欣赏领域走进现代人的生活。

    骆芃芃认为,学习中国传统文化要有坚守的精神,植根于传统又不囿于传统,要把优秀的传统文化融入新时代的精神和色彩,“入古出新”“推陈出新”,这才是我们最强劲的文化自信和文化自觉。

    ■ 执着,会努力一直做下去

    在全国政协年度好提案证书上,有一枚篆刻印章标识。这枚印章出自骆芃芃之手,印材选用朱砂冻叶蜡石,钮制为吉祥古兽钮。

    2018年,骆芃芃成为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她将履职与自身业务相结合,多次撰写提案呼吁将篆刻专业设为独立学科。

    骆芃芃表示,篆刻蕴含着中国上千年的政治、经济、文化乃至文学、历史、哲学以及文字学、文献学、训诂学、鉴藏学、书法学、材料学和篆刻技法等多种学问,但大多设有书法篆刻专业的高校,书法和篆刻互相捆绑,限制了各自的发展。一些书法篆刻专业中80%的课程是书法,一年下来只有两个月时间讲篆刻,这样的现状根本满足不了当今大力弘扬传承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人才需要。

    于是,她在提案中呼吁,在有条件的并且尚没有书法篆刻学科的院校,可先开设篆刻艺术专业课程,之后再逐渐建立学科。对已经具有书法专业或者书法篆刻专业的院校,将“篆刻艺术”专业从书法专业中分离出来,单独设立篆刻学科,各自完善发展并可支撑书法学科的升级。此外,还应组织专家编写高等院校篆刻艺术教材,从国家层面重视和关爱篆刻艺术独立学科的硕士和博士研究生的就业问题。

    她还呼吁创立“中国篆刻节”,让篆刻艺术伴随着中国年俗的节日日益深入人心。

    “这些年我呼吁了很多次,教育部有关负责同志已与我详细沟通,相信不久的将来会有实质性进展。”骆芃芃说。

    骆芃芃的执着,还让她办成一件关乎篆刻艺术传承发展的大事——

    2005年,骆芃芃调入中国艺术研究院。在中国艺术研究院的指导下,先是成立中国篆刻艺术研究中心,随后在2006年6月又成立了我国唯一的以研究和创作篆刻艺术为核心的国家院体机构——中国篆刻艺术院,骆芃芃出任常务副院长。2007年,在中国艺术研究院的关怀和支持下,骆芃芃经过繁杂的资料储备,申报了全国第一个篆刻艺术硕士点,2015年又设置中国首个篆刻艺术博士点,骆芃芃成为中国第一位篆刻艺术硕士研究生导师及博士研究生导师……

2021年10月16日-17日,骆芃芃创作的巨幅篆刻作品 《千里江山》、《摄影大典》等作品被第八届世界摄影(旅游)大会邀请在金山岭长城上展出。

相关资讯

艺术品银行 | 骆芃芃:印记人生

来源:人民政协报   2022年01月13日 15时24分

ada15dab-b52c-4042-abfa-addbc141952820220111020753.jpg

骆芃芃: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艺术研究院篆刻院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博士生导师。中共十八大代表,国家艺术基金专家委员会委员,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人民政协报》(2022年01月11日 第 8 版) 记者 刘彤

    1980年,冬。

    这天清晨,位于北京市和平门外琉璃厂西街的荣宝斋来了一位年轻人,神情严肃。

    荣宝斋,取“以文会友,荣名为宝”雅意得名,其前身是1672年清康熙年间的“松竹斋”,以经营文房四宝为主。1950年公私合营,荣宝斋转型国有企业,其经营业务逐步拓展为文玩收藏、书画经营、文房用品、木版水印、装裱修复等,有“民间故宫”美誉。

    这位年轻人是位姑娘,戴着眼镜,利落的短发衬托着清瘦的脸庞,显得更加俊秀、文气。她来此的目的并不是买书画,而是参加篆刻专业考试。

  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篆刻算是一门冷门艺术,国内从事篆刻艺术的女性更是少之又少。

    考官出的题除了检验素描、写生之外,还要求在一方石头上刻出“傲雪”二字。

        全国政协委员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书画作品展中,骆芃芃的篆刻作品。

    一上午过去了,这位姑娘只刻了一个“傲”字。中午时分还没刻完,考官让她回家,她却恳请留下来把作品刻完。考官同意了。于是,直到下午5点多她才刻完了这两个字。

    考试结果公布了,这位姑娘一“刻”夺冠,被荣宝斋从30多名考生中选出。

    而这位姑娘,就是日后享誉海内外的中国女篆刻艺术家,被誉为“中国神刀女”的骆芃芃。

    ■ 热爱,刻骨铭心的艺术起航

    骆芃芃7岁那年,父亲抱着她刻了人生的第一方印“芃子”。

    “我父亲是个文人。曾在上海国立艺专学习西洋画,还在中学当过音乐教师,对绘画、篆刻都有涉猎。他们那一代文人,琴棋书画是必备的基本素质。”提起父亲,骆芃芃的语气中有依恋,也有崇拜。

    芃子,是父亲给骆芃芃起的小名。

    在父亲的熏陶和引导下,孩童时代的骆芃芃对印章表现出浓厚兴趣,时常还像模像样地拿着刻刀和石头刻印章。

    “我小时候最爱父亲的书房,他的书架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书,特别是用藏蓝色的布包一层层裹着的线装书,很吸引我。书房里弥漫着一股幽幽清香,应该就是我们常说的‘书香’吧。”骆芃芃回忆。

    那个年代,骆芃芃不迷恋唱歌、跳舞,或者好看的服装、首饰,却喜欢扎在故纸堆里。她从《故宫周刊》里学版画、看印谱,平时就拿着刻刀和石头临摹。

    骆芃芃笑着说:“当时谈不上专业,就是自己闲玩,但在街道社区已经小有名气,经常有同学、邻里亲朋找我刻印。”

    1980年,骆芃芃决定报考荣宝斋,并被顺利录取,正式走上篆刻艺术的道路。

    当年的她肯定不会想到,这一进门就是25年,成长与成就,欢笑与泪水,都在这里见证。

    荣宝斋处处体现着中国传统文化的元素,桌上摆的是笔墨纸砚和堆积的印章,古书井然,古画高悬。尤为重要的是,这里大师云集,骆芃芃得到了康殷、顿立夫、徐之谦、熊伯齐等数位老先生的指点。同时,骆芃芃还得到了中国当代书法巨匠、国学大师启功先生的关心和培养,令她终生难忘。

    通过不断提高篆刻技法和加强对传统文化的系统研学,加之自身天赋,在进入创作组的第3个月,骆芃芃作为最年轻的篆刻艺术家在荣宝斋挂上了“笔单”。

    “笔单”是行内话,意思是篆刻作品可以明码标价为顾客治印,是一种实力和影响力的象征。

    20世纪八九十年代,篆刻艺术受到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国家人民的厚爱,常被作为赠予外宾的礼物。骆芃芃的篆刻雄浑奔放,风格自成一体,很多海外客人慕名而来,专门订购她的印章。每年,骆芃芃都会接到大批订单。

    名气大了,但骆芃芃没有心浮气躁,而是更加沉淀内心,钻研技艺,遇到难刻的字反复练习,力求攻克难关。

    “熟能生巧。后来最忙的时候,我一天能刻十来方印,速度特别快。我的刀法、技艺突飞猛进,对文字和设计烂熟于心。”骆芃芃说。

    不知不觉中,她完成了从量的积累到质的变化。

    1984年,骆芃芃在一次和日本重要的篆刻社团笔会上现场治印交流。骆芃芃一挥而就,瞬间把一方“三木翠耿”的印章呈现在日方面前,立刻赢得满堂喝彩。日本同行当场赠予她“神刀女”的称号。

    机遇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1992年,骆芃芃成为大陆“敦煌古展”艺术团第一位被派往台湾举办书法篆刻展的成员。展览历时近半年之久,取得巨大成功。骆芃芃代表大陆为张学良夫妇、蒋经国夫妇、陈立夫先生刻制了姓名章。这件事情轰动了台湾。结束回来后,骆芃芃获得了“国宝级篆刻家”的美誉。

    此后,骆芃芃的艺术创作一发而不可收,她的技法更加炉火纯青,印章风格玉树临风,独树一帜;书法风格苍劲有力,人称“刀斧体”。

    1994年,骆芃芃调入荣宝斋出版社书法篆刻编辑部。这时,国内流行“出国热”,荣宝斋创作部的6位印人里有4位远赴日本,只剩下骆芃芃和一位老先生坚守,并一同调入出版社充实专业编辑力量。

    在出版社工作期间,骆芃芃主持和编辑了百部篆刻书法专业书籍,多次获得国家图书奖和编辑设计奖。编辑出版工作虽然烦琐,责任重大,却让她领略到技艺超群的大师们风格多样的作品原作,使其思想深度、文化厚度和理论水平进一步得到提升。

    而这一干,又是10年。

    回忆从事篆刻工作的种种过往,骆芃芃颇为感慨:“我们的印章一刻出来就是春秋战国和秦代时期的文字,还有诸子百家的名言,古典诗词,篆刻的过程就像是与先贤对话。这是个很奇妙的过程!不受时空限制,所以能让今天的年轻人乐此不疲。这难道不是一种力量吗?如果不是力量,那篆刻艺术怎么能穿越几千年还被这么多人喜欢?是不是很神奇?”话到动情处,骆芃芃的目光如孩子般纯真。

    骆芃芃说:“因为我是中国人,才能有机会接触并从事篆刻书法专业,才能全身心领略中国传统文化的美。”

    这就是刻骨铭心的热爱吧!

    ■ 结缘,让世界爱上“中国印”

    2021年7月1日,中国共产党迎来百年华诞。在全国政协机关一楼大厅,全国政协委员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书画作品展正在展出。

    作为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的骆芃芃有多件篆刻作品入展。用她自己的话说,入展作品选取了近几年她比较满意的。

    从业以来刻印近两万方,哪些作品令骆芃芃比较满意?

    骆芃芃揭晓“谜底”:其中应该有“治国理政”“一带一路”“摆脱贫困”和“之江新语”四件作品。

    时间退回到2014年。

    2014年10月8日,由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中国驻德国大使馆主办的习近平主席著作《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一卷多语种图书首发式在德国法兰克福举行。首发式上鲜明的篆刻主题标识大印——“治国理政”,作者正是骆芃芃。

    “接到这么重要的任务,我很兴奋。最重要的步骤是设计,单单设计印稿我自己就推翻了好几次。我希望刻出来的作品能给人一种浩然正气,朗朗乾坤之感。”此后,第二卷多语种图书首发式、第三卷英文版推介会上,都一直沿用骆芃芃篆刻的主题标识大印。

    2018年11月,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的习近平主席著作《摆脱贫困》《之江新语》西文版首发式,以及2019年4月,在北京举行的《习近平谈“一带一路”》英、法文版首发式上,由骆芃芃篆刻的主题标识大印再次展示在世人眼前。

    在全国政协委员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书画作品展中,骆芃芃将这四件作品都放大了20公分,并配上了印章原拓。在四件作品下方还展出了骆芃芃为助力抗疫所刻的“不忘初心”“白衣天使”等印章。

    在骆芃芃看来,篆刻已经成为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在当代的一种艺术表征。她一直尝试着通过创新构思将古典篆刻艺术和现代设计艺术完美融合,加速“中国印”走向全世界的步伐。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肆虐。骆芃芃为支援一线所有抗疫人士加油助力,精心篆刻了“天佑中华”“同舟共济”“平安是福”“白衣天使”等十几枚印章,创作了《众志成城》等多幅书法作品并将这些作品悉数拍卖,集资给湖北抗疫专款专用。

    彼时,骆芃芃结下的一段海外“篆刻情缘”,至今仍被津津乐道。

    2020年3月,骆芃芃受命为我国政府援法医疗物资外包装设计了一枚红色印章——寓意美好的凤凰和象征和平的鸽子飞翔在空,护佑着中法两国国旗,北京天坛和巴黎铁塔相互辉映。印章中央刻着两句话,一句是我国三国时期汉学家谯周的名言“千里同好,坚于金石”,另一句是法国大文豪雨果的名言“Unis nous vaincrons”,意为“团结定能胜利”。

    当我国政府援助法国医疗物资陆续抵达巴黎戴高乐机场,外包装上整整齐齐的印章图案十分醒目,立刻引起关注。两国媒体以多种方式转发报道,法国作曲家斯蒂芬·德尔普雷斯还专门创作了《〈中国国歌〉赋格曲》,表达对中国人民的感谢和情谊。

    骆芃芃想让世界爱上“中国印”,在长期赴国外讲学和艺术交流中,她始终不忘宣传中国篆刻:2006年赴意大利都灵举办“中国印文化艺术主题展”、2008年策划设计“金石永寿——中国第一届寿山石篆刻艺术展”在日本大阪美术馆展出、2012年在英国伦敦皇家艺术学院举办骆芃芃个人艺术展“‘中国印’的世界”……事实证明,艺术没有国界,艺术感染力在国际上是相通的。

    ■ 创新,融入时代的精神和色彩

    篆刻起源于3000多年前的殷商时代,兴盛于春秋战国时代。远古时期,两河流域、印度河流域、幼发拉底河流域等最早出现人类文明的地方也都发现了从形制到用途与印章非常相似的器物,上面刻有文字、图形、记号。

    骆芃芃说:“其他文明古国发现的这些器物目前只能作为一种历史记载不再使用。现在跟‘中国印’相似的还有欧洲人使用的族徽。但是,只有‘中国印’流传至今,并且使用在现实生活中。”

    2008年,是骆芃芃难忘的一年。

    这一年,北京奥运会会徽让全世界都知道了“中国印”。

    同年9月,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篆刻艺术院联合西泠印社,将“中国篆刻”作为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向联合国申报。

    作为申报项目负责人的骆芃芃,从组织申遗班底、撰写申报文本和视频脚本、通联全国各篆刻团体等,大小事物都由她整体策划落实。项目申报工作只有10多天准备时间,过程异常艰辛。比如,英文上的限制——“申遗”目的这一项在表述中必须控制在200个单词以内,多一个都不行。中国话表达篆刻可以说“方寸之间大千世界”,然而用英文却要说很多。

    骆芃芃记得,在申报工作完成那天,四天四夜没有休息的她终于回家了。然而,她开着车竟然找不到回家的路,来来回回绕了好多圈,最后只好把车停到了路边,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6点才醒……

    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一年后,喜报传来。2009年9月30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中国篆刻”列入了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这让中国篆刻的国际知名度大大提升,在世界人民心中打开了一个新视野,对篆刻艺术发展影响巨大。

    一边守护着老祖宗留下的传统,另一边,骆芃芃又开始思考古老的篆刻艺术在新时代背景下如何转型。

    中国的传统文化自古有很强的相融性,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篆刻艺术从古至今,实用性和艺术性始终共生共存。随着时代变迁,实用性逐步减退,如何让篆刻艺术有更广阔的生存空间?

    近些年,骆芃芃尝试把篆刻艺术与现实生活相结合,策划书斋式展览、庭院式展览、博物馆式展览,将篆刻印在茶壶、瓷器、邮票、建筑上,用新颖的形式展现中国篆刻艺术的魅力,推动“中国印”从艺术欣赏领域走进现代人的生活。

    骆芃芃认为,学习中国传统文化要有坚守的精神,植根于传统又不囿于传统,要把优秀的传统文化融入新时代的精神和色彩,“入古出新”“推陈出新”,这才是我们最强劲的文化自信和文化自觉。

    ■ 执着,会努力一直做下去

    在全国政协年度好提案证书上,有一枚篆刻印章标识。这枚印章出自骆芃芃之手,印材选用朱砂冻叶蜡石,钮制为吉祥古兽钮。

    2018年,骆芃芃成为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她将履职与自身业务相结合,多次撰写提案呼吁将篆刻专业设为独立学科。

    骆芃芃表示,篆刻蕴含着中国上千年的政治、经济、文化乃至文学、历史、哲学以及文字学、文献学、训诂学、鉴藏学、书法学、材料学和篆刻技法等多种学问,但大多设有书法篆刻专业的高校,书法和篆刻互相捆绑,限制了各自的发展。一些书法篆刻专业中80%的课程是书法,一年下来只有两个月时间讲篆刻,这样的现状根本满足不了当今大力弘扬传承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人才需要。

    于是,她在提案中呼吁,在有条件的并且尚没有书法篆刻学科的院校,可先开设篆刻艺术专业课程,之后再逐渐建立学科。对已经具有书法专业或者书法篆刻专业的院校,将“篆刻艺术”专业从书法专业中分离出来,单独设立篆刻学科,各自完善发展并可支撑书法学科的升级。此外,还应组织专家编写高等院校篆刻艺术教材,从国家层面重视和关爱篆刻艺术独立学科的硕士和博士研究生的就业问题。

    她还呼吁创立“中国篆刻节”,让篆刻艺术伴随着中国年俗的节日日益深入人心。

    “这些年我呼吁了很多次,教育部有关负责同志已与我详细沟通,相信不久的将来会有实质性进展。”骆芃芃说。

    骆芃芃的执着,还让她办成一件关乎篆刻艺术传承发展的大事——

    2005年,骆芃芃调入中国艺术研究院。在中国艺术研究院的指导下,先是成立中国篆刻艺术研究中心,随后在2006年6月又成立了我国唯一的以研究和创作篆刻艺术为核心的国家院体机构——中国篆刻艺术院,骆芃芃出任常务副院长。2007年,在中国艺术研究院的关怀和支持下,骆芃芃经过繁杂的资料储备,申报了全国第一个篆刻艺术硕士点,2015年又设置中国首个篆刻艺术博士点,骆芃芃成为中国第一位篆刻艺术硕士研究生导师及博士研究生导师……

2021年10月16日-17日,骆芃芃创作的巨幅篆刻作品 《千里江山》、《摄影大典》等作品被第八届世界摄影(旅游)大会邀请在金山岭长城上展出。

相关资讯